互联网之子...

我知道,从1989的夏季开始,小浦就“榜上有名”。所以,我不赞成他前往。说:“纪念一个人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继承他的精神。”
电话挂断,我知道血气方刚的浦志强是一定去的,或许他就在路上了。

过了一个多月,我把“富强胡同”的事告诉了邵燕祥。他不做任何表态,只是平静地对我说:“我也去了。”淡然又凛然。

“夕阳山外山,春水渡旁渡,不知那搭儿是春住处。”说到春天,无论惜春还是送春,自古以来,文人的心头都是一片迷离。但“邵燕祥的存在,至少提示我们,中国文人的苦路正长,奋斗正长,信念正长”——这话是孙郁说的,我曾无数次地默诵以激励自己,扎挣爬起,苟活下去。

———— 《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 章诒和

。。。。。Aaron Swartz 是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 然而。。迎来他的并不是雅典人民的火炬。。。而是 FBI 的钓鱼执法。。。

。。。。。。在观看整个纪录片的过程中。。眼泪都几乎随时会夺眶而出、、。
。。倘若 Swartz 没有选择走上那条危险之路。。。他必定还将会为 Internet、为人类贡献更多价值。。。

然而。。。那个人也就不会是 Swartz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