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研社“还愿系列”

游研社是我最喜爱的一个游戏垂直自媒体之一(略胜过机核以及触乐,而仅次于 Gamker),截止 2 月 23 日,游研社共发出过五篇介绍“还愿”的作品。按照时间顺序,她们分别是:

由于经过过度的自我审查(self-censorship),现在这组文章,连同其中引用的视频影像资料均已难觅其迹。特别是原本作为点睛之笔的最后一篇《心怀恐惧的你,为何还能听完〈还愿〉的故事?》,发出不到数个小时就惨遭不测,甚至搜索引擎爬虫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为她建立起索引。通过合理使用不同的搜索引擎,我最终在 Eleefeed 找回了这组文章。出于保护文化财产之目的,转载至此,以飨读者。文章可能经过二次排版,并修正了部分 Typo。

心怀恐惧的你,为何还能听完《还愿》的故事?

但不是每一桩悲剧,都能碰到讲故事的人。

以灵异鬼怪为主题的恐怖文艺作品,向来难做到广义上的“讨喜”。大家熟知的那些经典恐怖片,票房不说,就连评分都不算很高,因此圈内有“恐怖片 6 分以上就是好片”的说法。《午夜凶铃》和《咒怨》在豆瓣上的评分都是 7.4,而强如《闪灵》,也是 8.1 分——已经是奇迹般的高分。相比之下,同门兄弟“惊悚电影”,则更容易得到大众的高分。

游戏圈也一样。虽然因为上手门槛天然比电影高,使得恐怖游戏的评分环境比电影友好一些,但这些年也是在逐年紧缩。曾经的经典恐怖游戏系列几乎都没了下文,《零》和《寂静岭》系列很久没有新作,只有《生化危机》一枝独秀——还是这里面恐怖要素最少的那个。现在恐怖游戏玩家们津津乐道的,往往是一些大众圈子完全没听过的中小游戏。

这个局面不难理解,惊吓本身总归不是让人舒服的事情,这决定了恐怖作品的小众属性。不然你可以问问自己和朋友,听说过那么多恐怖电影和游戏,真正完整体验过几部?然而心怀恐惧的你,却兴致勃勃地看完了《还愿》的故事,并且在网络上爬别人的深入分析贴。《还愿》是个恐怖游戏,也是个特例。它少见地火出了圈外,发售短短几天,就连和游戏没什么关系的号都开始聊这款游戏,而一线的直播和视频网站,更是集体被这股热潮淹没。

《还愿》讲好了一个恐怖故事。更重要的是,它把这个故事传达给了大众——那些原本不会去主动接触恐怖游戏的普通人。
这是如何办到的?

( 下文含有部分《还愿》剧透,但不会比你在社交网络上看到的边角料更多。)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还愿》明天就发售了,我们帮你补完了上次“虚拟现实游戏”的后续

所有人都想伸张正义,却成为了恶的帮凶。

在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一天,很多人关注的中式恐怖游戏《还愿》将会正式发售。此前,赤烛工作室为宣传游戏,曾在线上和线下组织了一系列的“ARG 活动”,关于线上部分,我们之前也做了相关介绍(点我回顾)。后来有不少读者一直留言想看后续的部分,今天,在《还愿》发售前夕,我们就来回顾一下这个活动的线下部分。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还愿》发布了一个许愿网站,又被玩家“解谜”出很多亦真亦假的东西

游戏还没发售,人们已经“玩”上了。

《返校》开发商赤烛的新作《还愿》发售在即(2 月 19 日),在这之前,赤烛曾放出过一些诡异离奇的宣传图和预告片,我们也对其中的线索和背景做过一些解读和分析(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此回顾一下)。作为一个恐怖/惊悚游戏,这一系列动作可谓吊足了玩家的胃口。而就当玩家摩拳擦掌坐等一个月后新作发售的时候,官方今天又掏出了个新料——一个许愿网站。这个许愿网站暗藏玄机,本文对其进行了破解。如果你想自己探索,请拉到文章最下方点击“阅读原文”一探究竟。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中式恐怖游戏《还愿》发布了新预告,里面的“慈孤观音”是什么?

半夜看这个预告片很带感。

[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k0827ovoxx1]

从几张看似无关的插图到风格诡异的预告片,继《返校》之后,赤烛游戏终于在微博上透露了新作《还愿》的发售日期,此外,一部信息量更大、更令人细思极恐的全新预告片也随之公布。新作《还愿》将于 2 月 19 日发布,当天正是元宵节。

关于《还愿》的上一部预告片,我社之前也做过详细的分析解读,各位如有兴趣请 点我回顾。在之前官方放出的图片中,四只手臂并结“说法印”手势的女孩似乎暗示了这一次的新作将会和佛教中的观音有些许联系。而在这次的预告片中,仅有的几句对白更是反复提到了“慈孤观音”。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慈孤观音”究竟是何方神圣?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返校》的开发商又做了一款惊悚游戏,几张预告图就让人脊背发凉

几张看似毫无信息量的预告图,串起来却成了一段惊悚的故事。

那个名噪一时的台湾恐怖游戏《返校》的制作商赤烛,在前两天又公布了他们新作——《还愿》的首部宣传片。片中的画面呈现,用的是极具辨识度的老广播电视风格。粗糙的文字特效和图案设计,故作严肃的语音播报,以及颇具历史感的主持人装扮等等,仿佛一下子把许多观众抓回了那个若隐若现的,关于上个世纪的回忆之中。于是这部预告片一经发出就得到了广泛传播,观众们对它的兴趣似乎早已盖过了《返校》和开发商赤烛的影响力本身。另外,片尾草东乐队歌曲的出现,也让一些朋友感受到了额外的惊喜。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