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研社「還願系列」

游研社是我最喜愛的一個遊戲垂直自媒體之一(略勝過機核以及觸樂,而僅次於 Gamker),截止 2 月 23 日,游研社共發出過五篇介紹「還願」的作品。按照時間順序,她們分別是:

由於經過過度的自我審查(self-censorship),現在這組文章,連同其中引用的視頻影像資料均已難覓其跡。特別是原本作為點睛之筆的最後一篇《心懷恐懼的你,為何還能聽完〈還願〉的故事?》,發出不到數個小時就慘遭不測,甚至搜索引擎爬蟲甚至都還沒有來得及為她建立起索引。通過合理使用不同的搜索引擎,我最終在 Eleefeed 找回了這組文章。出於保護文化財產之目的,轉載至此,以饗讀者。文章可能經過二次排版,並修正了部分 Typo。

心懷恐懼的你,為何還能聽完《還願》的故事?

但不是每一樁悲劇,都能碰到講故事的人。

以靈異鬼怪為主題的恐怖文藝作品,向來難做到廣義上的「討喜」。大家熟知的那些經典恐怖片,票房不說,就連評分都不算很高,因此圈內有「恐怖片 6 分以上就是好片」的說法。《午夜凶鈴》和《咒怨》在豆瓣上的評分都是 7.4,而強如《閃靈》,也是 8.1 分——已經是奇蹟般的高分。相比之下,同門兄弟「驚悚電影」,則更容易得到大眾的高分。

遊戲圈也一樣。雖然因為上手門檻天然比電影高,使得恐怖遊戲的評分環境比電影友好一些,但這些年也是在逐年緊縮。曾經的經典恐怖遊戲系列幾乎都沒了下文,《零》和《寂靜嶺》系列很久沒有新作,只有《生化危機》一枝獨秀——還是這裡面恐怖要素最少的那個。現在恐怖遊戲玩家們津津樂道的,往往是一些大眾圈子完全沒聽過的中小遊戲。

這個局面不難理解,驚嚇本身總歸不是讓人舒服的事情,這決定了恐怖作品的小眾屬性。不然你可以問問自己和朋友,聽說過那麼多恐怖電影和遊戲,真正完整體驗過幾部?然而心懷恐懼的你,卻興緻勃勃地看完了《還願》的故事,並且在網路上爬別人的深入分析貼。《還願》是個恐怖遊戲,也是個特例。它少見地火出了圈外,發售短短几天,就連和遊戲沒什麼關係的號都開始聊這款遊戲,而一線的直播和視頻網站,更是集體被這股熱潮淹沒。

《還願》講好了一個恐怖故事。更重要的是,它把這個故事傳達給了大眾——那些原本不會去主動接觸恐怖遊戲的普通人。
這是如何辦到的?

( 下文含有部分《還願》劇透,但不會比你在社交網路上看到的邊角料更多。)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還願》明天就發售了,我們幫你補完了上次「虛擬現實遊戲」的後續

所有人都想伸張正義,卻成為了惡的幫凶。

在正月十五元宵節這一天,很多人關注的中式恐怖遊戲《還願》將會正式發售。此前,赤燭工作室為宣傳遊戲,曾在線上和線下組織了一系列的「ARG 活動」,關於線上部分,我們之前也做了相關介紹(點我回顧)。後來有不少讀者一直留言想看後續的部分,今天,在《還願》發售前夕,我們就來回顧一下這個活動的線下部分。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還願》發布了一個許願網站,又被玩家「解謎」出很多亦真亦假的東西

遊戲還沒發售,人們已經「玩」上了。

《返校》開發商赤燭的新作《還願》發售在即(2 月 19 日),在這之前,赤燭曾放出過一些詭異離奇的宣傳圖和預告片,我們也對其中的線索和背景做過一些解讀和分析(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此回顧一下)。作為一個恐怖/驚悚遊戲,這一系列動作可謂吊足了玩家的胃口。而就當玩家摩拳擦掌坐等一個月後新作發售的時候,官方今天又掏出了個新料——一個許願網站。這個許願網站暗藏玄機,本文對其進行了破解。如果你想自己探索,請拉到文章最下方點擊「閱讀原文」一探究竟。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中式恐怖遊戲《還願》發布了新預告,裡面的「慈孤觀音」是什麼?

半夜看這個預告片很帶感。

[https://v.qq.com/iframe/preview.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k0827ovoxx1]

從幾張看似無關的插圖到風格詭異的預告片,繼《返校》之後,赤燭遊戲終於在微博上透露了新作《還願》的發售日期,此外,一部信息量更大、更令人細思極恐的全新預告片也隨之公布。新作《還願》將於 2 月 19 日發布,當天正是元宵節。

關於《還願》的上一部預告片,我社之前也做過詳細的分析解讀,各位如有興趣請 點我回顧。在之前官方放出的圖片中,四隻手臂並結「說法印」手勢的女孩似乎暗示了這一次的新作將會和佛教中的觀音有些許聯繫。而在這次的預告片中,僅有的幾句對白更是反覆提到了「慈孤觀音」。那麼問題來了,這個「慈孤觀音」究竟是何方神聖?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返校》的開發商又做了一款驚悚遊戲,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幾張看似毫無信息量的預告圖,串起來卻成了一段驚悚的故事。

那個名噪一時的台灣恐怖遊戲《返校》的製作商赤燭,在前兩天又公布了他們新作——《還願》的首部宣傳片。片中的畫面呈現,用的是極具辨識度的老廣播電視風格。粗糙的文字特效和圖案設計,故作嚴肅的語音播報,以及頗具歷史感的主持人裝扮等等,彷彿一下子把許多觀眾抓回了那個若隱若現的,關於上個世紀的回憶之中。於是這部預告片一經發出就得到了廣泛傳播,觀眾們對它的興趣似乎早已蓋過了《返校》和開發商赤燭的影響力本身。另外,片尾草東樂隊歌曲的出現,也讓一些朋友感受到了額外的驚喜。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