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Move 語言的設計看 Facebook 的開放式金融

接上文

Facebook 如期上線了 FBCoin 的 官網白皮書中譯),官宣 里還放了幾個錢包的截圖,可謂吊足了人們的胃口。坊間已經有了各種討論了1,各種陰謀論2也緊隨其後。這裡還是推薦 Binance Research 的調研報告孟岩老師的訪談

這一次同時上線的還有一個開發者網站,裡面有三篇 Technical Papers,分別是:

之前就在想 FBCoin 的誕生如果要給開放式金融提供新的可能,就一定要看 FBCoin 賦予了開發者哪些許可權,會不會推出自己的智能合約語言。這個想法現在得到了證實,這個語言直接被命名為 Move,一如 Facebook 的格言「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同時 Move 也表示智能合約的本質就是對用戶資產的轉移(Move)進行編程,還真是一語雙關呢。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為什麼 Facebook 的 GlobalCoin 如此重要

為什麼 GlobalCoin 如此重要,因為它做了很多幣圈人想做但暫時還做不到的事。

進入 2019 以來,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周圍越來越多的知名互聯網公司開始 —— 已經不是布局了 —— 而是跑步進入區塊鏈時代。從螞蟻金服的區塊鏈創新大賽1,騰訊的《一起來捉妖》2,再到亞馬遜的 Amazon Managed Blockchain3,Microsoft 的 ION4。一直到上周,Chainlink 宣布與 Google 合作,將 BigQuery 帶進以太坊5

但毋庸置疑的是,在所有這些的事件中,最具有深遠影響的還是 Facebook 的 GlobalCoin,這方面 昨天孟岩老師的文章 已經做了非常好的討論,這裡我會稍微進行一些補充。
(順便一提,今天還有 Facebook Hackercup 資格賽。)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我的區塊鏈價值觀

原文發表在我的獨立博客
鏈聞有授權轉載

上文說到,這周末要去北京打 TCO Onsite,考慮到有越來越多的 OIer/ACMer 已經開始參與或者正在考慮參與到 Blockchain Industry 之中(IOST、Tezos、Conflux、etcs),感覺有必要寫篇文章以備不時之需。順便也給最近這段時間對行業的理解做個階段性總結。

歸納的態度 Inductive Attitude

區塊鏈是一個很多學科交叉彙集的地方,她的快速演化使得我們必須要以謙卑的姿態虛心的更新著自己的認知。按照波利亞的話說,我們應該抱有歸納的態度1來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貨幣化與自由市場。亞當·斯密(Adam Smith)使用 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來隱喻其中所隱含的秩序。雖然她 偶爾也會失效,但是我們今天絕大部分的世界仍舊依照著她的指引運行並演化著,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讀《致命的自負》,這裡不再贅述。

所以當這個圈子隔三差五齣現,某某是不是騙子,某某盤是不是騙局2這樣的討論時,我應該拋給你的是一個概率分布 —— 我分別是有百分之多少的概率認為它是有百分之多少的騙局(革命)成分的。

作為裁判的自由市場 Free market as a Judgementor

而最後判斷我們的猜想正確與否的唯一 Criteria,就是幣價和市值。資金盤之所以為資金盤,就是她有一天會崩盤。顯然我們應該參考所有人用真金白銀做出的判斷。下面這副頗為有趣的名為「區塊鏈又革命了」的迷因(Meme)之所以能夠廣為流傳,就是反映了上面所說的觀點。

最近有人提議 港人進行大規模的換匯衝擊聯繫匯率以抵抗某條例,如果真的能夠被執行,那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將會是十分驚人的。咳咳,Out of topic 了。3

商業能夠創造財富,勞動則未必。人們通過交易實際上將自己所掌握的信息通過自由市場廣播出去,市場則會給予正確的信息予以恰當的激勵。自由市場足夠的複雜,被教做人的故事屢見不鮮4。雖然她將每個 individual 所掌握的零零碎碎的信息彙集成一個 indicator,但這個 indicator 同時也會包含諸如市場的情緒、假新聞、貪婪或恐懼、Hype or Fear 等噪音。僅僅通過市場去尋求真理顯然會落入緣木求魚的圈套,但市場至少是一個好的裁判,幣價不會說謊,她誠實的反應了群體5所掌握的所有信息。而當我們動態的審視這個指標變化的過程時,我們有理由相信自己已經取得了某些進展。

當我們的知識不足以讓我們進行判斷時,不妨求助於集體的智慧,以自由市場來作為我們的 Single Source of Truth。

Right. Otherwise we couldn’t have a finite limit of 21 million coins, because there would always need to be some minimum reward for generating. In a few decades when the reward gets too small, the transaction fee will become the main compensation for mining nodes. I’m sure that in 20 years there will either be very large transaction volume or no volume.
—— Either… Or!, 21 Wise and Funny Bitcoin Quotes by Satoshi Nakamoto

所以就連中本聰自己也不能判斷 Bitcoin 究竟是不是革命,但自由市場可以。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游研社「還願系列」

游研社是我最喜愛的一個遊戲垂直自媒體之一(略勝過機核以及觸樂,而僅次於 Gamker),截止 2 月 23 日,游研社共發出過五篇介紹「還願」的作品。按照時間順序,她們分別是:

由於經過過度的自我審查(self-censorship),現在這組文章,連同其中引用的視頻影像資料均已難覓其跡。特別是原本作為點睛之筆的最後一篇《心懷恐懼的你,為何還能聽完〈還願〉的故事?》,發出不到數個小時就慘遭不測,甚至搜索引擎爬蟲甚至都還沒有來得及為她建立起索引。通過合理使用不同的搜索引擎,我最終在 Eleefeed 找回了這組文章。出於保護文化財產之目的,轉載至此,以饗讀者。文章可能經過二次排版,並修正了部分 Typo。

心懷恐懼的你,為何還能聽完《還願》的故事?

但不是每一樁悲劇,都能碰到講故事的人。

以靈異鬼怪為主題的恐怖文藝作品,向來難做到廣義上的「討喜」。大家熟知的那些經典恐怖片,票房不說,就連評分都不算很高,因此圈內有「恐怖片 6 分以上就是好片」的說法。《午夜凶鈴》和《咒怨》在豆瓣上的評分都是 7.4,而強如《閃靈》,也是 8.1 分——已經是奇蹟般的高分。相比之下,同門兄弟「驚悚電影」,則更容易得到大眾的高分。

遊戲圈也一樣。雖然因為上手門檻天然比電影高,使得恐怖遊戲的評分環境比電影友好一些,但這些年也是在逐年緊縮。曾經的經典恐怖遊戲系列幾乎都沒了下文,《零》和《寂靜嶺》系列很久沒有新作,只有《生化危機》一枝獨秀——還是這裡面恐怖要素最少的那個。現在恐怖遊戲玩家們津津樂道的,往往是一些大眾圈子完全沒聽過的中小遊戲。

這個局面不難理解,驚嚇本身總歸不是讓人舒服的事情,這決定了恐怖作品的小眾屬性。不然你可以問問自己和朋友,聽說過那麼多恐怖電影和遊戲,真正完整體驗過幾部?然而心懷恐懼的你,卻興緻勃勃地看完了《還願》的故事,並且在網路上爬別人的深入分析貼。《還願》是個恐怖遊戲,也是個特例。它少見地火出了圈外,發售短短几天,就連和遊戲沒什麼關係的號都開始聊這款遊戲,而一線的直播和視頻網站,更是集體被這股熱潮淹沒。

《還願》講好了一個恐怖故事。更重要的是,它把這個故事傳達給了大眾——那些原本不會去主動接觸恐怖遊戲的普通人。
這是如何辦到的?

( 下文含有部分《還願》劇透,但不會比你在社交網路上看到的邊角料更多。)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