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框架与炒币

八角框架与炒币 Octalysis and Trade

Bilibili

什么是游戏化 What is Gamification

游戏化是我一直都很感兴趣的主题,可惜坊间相关的著作不多。之前 SITCON 去台北的时候,在诚品书店偶然预见《遊戲化實戰全書》和《莊家優勢》两本书1,直接入手。最近的文章里也偶有提及这两本书,所以想找机会单独把它们拎出来谈谈心得。这篇先来谈谈第一本,讨论一下智能合约如何帮助我们扩展游戏化的边界。

没买这本书也可以直接看 作者的 WordPress 博客,看起来博客的内容和材料更多。不过这里我要吐槽的是,作者似乎故意不按照正常 WordPress 的 BestPractice 来组织页面,文章找不到时间不说,连个 Archive 页面都找不到,只好暂时用 作者分类 来代替。

我之前一直想说,其实拿智能合约用来设计游戏是 yet another “if all you have is a hammer”2,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利用智能合约去做游戏化。通证经济与游戏化都是关乎于激励的。游戏化告诉我们,人类是一种特殊的感性的动物,激励人的方法不仅包含经济激励而已。而智能合约给我们提供了一组工具,如何在资源受限的情况下,构建出原本只有在强信任背书的条件下才能实现的激励。

我自己的例子 Myself as an Example

影响我最大的游戏化的例子自然要数 USACO 了。USACO 提供一个题库可供全世界所有的信息学竞赛选手进行训练。题库共有 6 章,为六档难度的试题。每一个章中一般有 4~5 个小节,集中介绍某一类型的试题。

USACO 成功的将枯燥的看书刷题过程演变为一个颇为有趣的闯关游戏,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游戏化的的魅力,那段时间每天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上午提前阅读好每一关的题目,构思好算法,中午钻去机房直接开敲。USACO 的训练题库具有非常强的顺序性。除非将某一个章节中所有试题都通过,你无法进入下一节。完成努力解锁新的一章节时,同时还会解锁相关的课文,帮助你提供必要的知识。能够独立的完成全部 USACO 题目基本已经能够算是算法竞赛成功入门。

一般的 Online Judge 很少会主动限制你的刷题顺序,她们更像是一个隐式的 类银河战士恶魔城游戏(Metroidvania),因为显然在你没有掌握特定知识时,你无法进入某个区域。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Taipei Blockchain Week 个人向攻略

去年本来受到 Jason 的邀请去参加第一届 Asia Blockchain Summit,但是因为签证 Check 了一下没能去成,后来只好拜托 Ben 帮我卖 本子。之后痛定思痛,办了一个非常好用的一年多次。(这个一年多次看起来快要到期了,得在 Coscup 之前 Renew 一下才行)

今年看起来相关的活动也更多了,直接晋升成为 Taipei Blockchain Week,海虹 发了我一份表格1,里面有相关活动介绍。

目前看起来比较吸引我的有:
Binance Super Meetup
BitMEX Bitcoin 10K party
Bincentive Super Meetup: Supersize your investments
Cypherpunks Taiwan 和 Blockstream 联合举办的 Meetup
Make Privacy Protected Again | Maskbook 台北首次線下 Meetup

Binance 的 Meetup 自不必多说,Bincentive 是一家做 Crypto 量化的团队,公司在台北 101,之前受到 柏宇 的邀请,去交流过我们之前的 量化策略,现在 Dexon 爆炸之后,估计他们是唯一一家在 101 的区块链公司了。

紧接着是 Blockstream,Excellion 刚从 Bitcoin Conference 回来,应该会分享很多 insight。最后是 Suji 的 Maskbook,应该是第一次和公众见面,产品做的很有质感,但其实我比较好奇想学习他们最后想怎么盈利的 Orz。

See you soon!

关于这一轮比特币上一万美金的一些信号

劍外忽傳收薊北,
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
漫卷詩書喜欲狂。
—— 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We choose to HODL bitcoin, not because it is easy, but because it is hard money; because the goal will serve to organize & measure the best of our energies & skills, because the challenge is one we are willing to accept, one we are unwilling to postpone, & one we intend to win.
—— Jameson Lopp

昨晚睡前在群里说,今晚比特币必上一万,睡一觉起来果然 pass 了。一些社群已经开始准备庆祝,开始在周末约起群聚了。
年初比特币 3000 多的时候,咬咬牙说我们不能卖,于是靠接了点活挺了过来(感谢各位金主爸爸),现在看起来当时真的是蛮危险的w。

Credit: https://www.reddit.com/r/Bitcoin/comments/9ccv3w/how_bitcoin_works_this_is_fine_meme_bitcoin/

ゆっくり読んでください …

必须旗帜鲜明的警惕 Nathan Rich

必须旗帜鲜明的警惕 Nathan Rich

我从《流浪地球》特效CTO怎么看这部电影 开始注意到 Nathan Rich。

事实上,我认为在 Youtube 上,Nathan Rich 的视频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平衡的力量,这种站在西方人视角的发表的各种亲中观点,博得了大部分中国人(也包括我)的好感。其 童年的不幸遭遇 令人同情,其 给学计算机的新人的干货建议 令人称赞。但是最近的一些视频让我感觉逻辑越来越奇怪,越来越无法延续他在 揭露油管毒瘤 SerpentZA 的真面目 时的客观。这种趋势,在最近的 香港反引渡游行:非理性引发的混乱 达到了顶峰。

Nathan Rich 的最近关于送中条例的洗地视频真是把我吓坏了。。香港与大陆之间没有引渡协议原本就是 1997 米字旗降下时有意设下的。。是确保一国两制的重要一环。。送中条例对香港的危险性不言而喻。甚至会影响自由关税区的地位。。一旦通过中共的 SAN 值显然又要无限提高。。。是断然不能退让的地方。
—— https://twitter.com/TangFeihu/status/1138528889561477120

中国政府为解决香港问题所采取的立场、方针、政策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多次讲过,我国政府在1997年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后,香港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不变,法律基本不变,生活方式不变,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变,香港可以继续同其他国家和地区保持和发展经济关系。我们还多次讲过,北京除了派军队以外,不向香港特区政府派出干部,这也是不会改变的。我们派军队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我们对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变,我们说这个话是算数的。
——  邓小平,一国两制,Wikipedia

这才多少年?铜锣湾书店事件 留给香港人的阴影已经根深蒂固。稍微了解情况的人都会知道,《送中条例》只不过是《二十三条》 的前奏,《左传》曰:「夫鲁,齐晋之唇,唇亡齿寒」,很多香港人认为这一次不走上街头,未来将会永远失去走上街头的权利。而这将会是一国两制的巨大挫败。

梁啟超先生有一段關於「獨立」的話,發人深省:「吾以為不患中國不為獨立之國,特患中國無獨立之民。故今日欲言獨立,當先言個人之獨立,乃能言全體之獨立;先言道德上之獨立,乃能言形勢上之獨立。」
—— 2015.02.13 黃毓民:如果這樣就是「港獨」,我們不怕承認!(施政報告致謝議案)(字幕,手語)

聪明如 Nathan Rich 显然不会没有注意到这些,我相信他的谬误之处恐怕在于,自己开始陷入执果索因的陷进,选择性的只选择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信息来源,以向主旋律献媚,而全然忽视了真实的民意诉求。这种倾向,无疑是非常危险的。我认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应当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使命和职责,但是如果是漠视民意,以摧毁一国两制带来的平衡,实行比殖民还要可怕的统一,这种统一,宁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