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大火,我们今后会如何?

过去的犯罪者仅止于求财,庵野秀明拍《EVA》的时候惹众怒,宅男也仅仅只是跑到公司墙上乱涂乱画,没听说谁拿刀把庵野宰了。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ACG 界出现几个报复社会的人也不是不可想象。如果有人跑去烧了角川总部或者集英社,恐怕大家都会觉得“啊,果然有人干了”。
然而对动画公司下手就是丧心病狂了,烧迪士尼法务部和烧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是宫崎骏押井守这样见过大世面的人,或者大友克洋虚渊玄这样的冷无缺,遇到这种打击,虽然很难受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京都动画作品宣扬的是什么?爱与友情。京都动画一直努力为员工提供最高水平的待遇,结果却遇到了全行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暴力犯罪。这个世界疯了。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5571326/answer/753259913

京アニ和 P.A.WORKS 是我最喜欢的两家日本动画公司,都是地处东京都外,慢工出细活的代表,他们的作品伴随我走过了从初中开始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从 Key 社三部曲到《轻音》,从《中二病》到《境界的彼方》,再到最近的《上低音号》和《紫罗兰永恒花园》,京都动画真的是逆势而行,任劳任怨的做了好多好多年的 下请,才总算聚集起了这样的一批人,做出了世界级的动画,可结果 …

早上看 Twitter 上的新闻时,还满满的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怎么说呢,《回转企鹅罐》里所描述的东京 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最后确定的死亡人数也只有 13 人。但是偏偏所有的伤害还是全部施加在一家动画公司身上,而且无论是哪家公司,遭遇如此沉重的打击,都难以得到恢复了吧?况且京都动画还偏偏是那种,完全由内部员工完成主要工序的公司 …

动画公司的资产其实就只有人,有多少自己的画家就决定了公司的水平和规模,偏偏京都动画还是完全由内部员工完成主要工序的公司,花费近20年时间才有了现在的规模,要补充损失的几十个人恐怕要5年以上,这还是建立在工作照常展开的前提上,现在谁都知道短期内无法开工了。经历此次打击,剩下的人心态也会受到很大影响,日本动漫界过去有很多因为遇到灾祸结果无法继续工作的名人。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5571326/answer/753259913

而就算肉体上的伤痕可以通过时间愈合,精神上的冲击也是难以估量的。《往事并不如烟》里有一段父亲和储安平的对话:

.

父亲点点头,说:“是的,我们都被隔离于社会,想深入研究中国的社会现象、思想现象已经没有了基本条件。这个情况,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
  “你现在除了参加一些会议以外,还做些什么呢?
  “唉!”父亲长叹一声,道:“反右以后,偶遇周恩来。他建议我写点回忆录或搞点黑格尔哲学的翻译。后来,我读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上刊载张文白(张治中,字文白)的一篇东西。在他笔下,叙述长沙大火一事,我数了数,不足二百字。把这样的回忆文章留给后代,还不如不写。关于翻译黑格尔,我过去是一直是有这个志向的。所以每逢出国,必购其书。贺麟来我这里看到这些德文书,都羡慕得很哪!我现在虽有时间,却怎么也翻译不下去了。”
  “是不是缺乏相关资料?”
  “不,老储,还是我刚才说的心境问题。这个反右,叫我丧失了做研究工作必备的心境。我现在只能读读老杜。杜诗的版本我已收集四十多种。看来,‘少读李白,老吟杜甫’很有道理。”

  ……

  储安平问:“伯老,我们今后又会如何?”

创作工作和研究工作一样,是需要一个平和的心态和自由创作的环境。经过这么一个事件,谁都知道这样一个平和的适合创作的心境将会一去不复返了。今天我们又一次见证世界线的扰动。

京都动画,以及这个世界,我们今后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