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動畫大火,我們今後會如何?

過去的犯罪者僅止於求財,庵野秀明拍《EVA》的時候惹眾怒,宅男也僅僅只是跑到公司牆上亂塗亂畫,沒聽說誰拿刀把庵野宰了。當然,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ACG 界出現幾個報復社會的人也不是不可想像。如果有人跑去燒了角川總部或者集英社,恐怕大家都會覺得「啊,果然有人幹了」。
然而對動畫公司下手就是喪心病狂了,燒迪士尼法務部和燒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是宮崎駿押井守這樣見過大世面的人,或者大友克洋虛淵玄這樣的冷無缺,遇到這種打擊,雖然很難受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京都動畫作品宣揚的是什麼?愛與友情。京都動畫一直努力為員工提供最高水平的待遇,結果卻遇到了全行業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暴力犯罪。這個世界瘋了。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5571326/answer/753259913

京アニ和 P.A.WORKS 是我最喜歡的兩家日本動畫公司,都是地處東京都外,慢工出細活的代表,他們的作品伴隨我走過了從初中開始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時光,從 Key 社三部曲到《輕音》,從《中二病》到《境界的彼方》,再到最近的《上低音號》和《紫羅蘭永恆花園》,京都動畫真的是逆勢而行,任勞任怨的做了好多好多年的 下請,才總算聚集起了這樣的一批人,做出了世界級的動畫,可結果 …

早上看 Twitter 上的新聞時,還滿滿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完全沒有意識到事情會這麼嚴重。怎麼說呢,《迴轉企鵝罐》里所描述的東京 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最後確定的死亡人數也只有 13 人。但是偏偏所有的傷害還是全部施加在一家動畫公司身上,而且無論是哪家公司,遭遇如此沉重的打擊,都難以得到恢復了吧?況且京都動畫還偏偏是那種,完全由內部員工完成主要工序的公司 …

動畫公司的資產其實就只有人,有多少自己的畫家就決定了公司的水平和規模,偏偏京都動畫還是完全由內部員工完成主要工序的公司,花費近20年時間才有了現在的規模,要補充損失的幾十個人恐怕要5年以上,這還是建立在工作照常展開的前提上,現在誰都知道短期內無法開工了。經歷此次打擊,剩下的人心態也會受到很大影響,日本動漫界過去有很多因為遇到災禍結果無法繼續工作的名人。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35571326/answer/753259913

而就算肉體上的傷痕可以通過時間癒合,精神上的衝擊也是難以估量的。《往事並不如煙》里有一段父親和儲安平的對話:

.

父親點點頭,說:「是的,我們都被隔離於社會,想深入研究中國的社會現象、思想現象已經沒有了基本條件。這個情況,是我當時沒有想到的。」
  「你現在除了參加一些會議以外,還做些什麼呢?
  「唉!」父親長嘆一聲,道:「反右以後,偶遇周恩來。他建議我寫點回憶錄或搞點黑格爾哲學的翻譯。後來,我讀到全國政協文史資料上刊載張文白(張治中,字文白)的一篇東西。在他筆下,敘述長沙大火一事,我數了數,不足二百字。把這樣的回憶文章留給後代,還不如不寫。關於翻譯黑格爾,我過去是一直是有這個志向的。所以每逢出國,必購其書。賀麟來我這裡看到這些德文書,都羨慕得很哪!我現在雖有時間,卻怎麼也翻譯不下去了。」
  「是不是缺乏相關資料?」
  「不,老儲,還是我剛才說的心境問題。這個反右,叫我喪失了做研究工作必備的心境。我現在只能讀讀老杜。杜詩的版本我已收集四十多種。看來,『少讀李白,老吟杜甫』很有道理。」

  ……

  儲安平問:「伯老,我們今後又會如何?」

創作工作和研究工作一樣,是需要一個平和的心態和自由創作的環境。經過這麼一個事件,誰都知道這樣一個平和的適合創作的心境將會一去不復返了。今天我們又一次見證世界線的擾動。

京都動畫,以及這個世界,我們今後會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