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市场上海星会记录

幕后 Behind the Scene

本篇旨在对 Shanghai Site 做一个总结,顺便也将 交接棒 传递给 Taipei Site 的 YahsinChihcheng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第一次了解到这个概念,是通过 Vitalik 去年在 Blog 里的那篇文章1,后来在去年的万向区块链峰会上,Vitalik 再次提及了这一组概念。很快我们看到 arxiv 上出现了一篇长达 40 多页论文 ——“自由激进主义:社区中立社会的正式规则”Liberal Radicalism: Formal Rules for a Society Neutral among Communities2,紧接着到了年底,Gitcoin 团队上线了 Grants,用论文中所提到的 CLR 机制来处理配额,之后宝博也写了 一篇流传广泛的介绍,并提供了一份阅读清单。

本次来到中国是 Rxchange Markets 的 CEO,Jennifer Morone,整个中国之行预计将会包含北京,上海,香港,杭州和台北。北京站恰好在我们前一天,但是可能得知消息比较晚,准备的时间比较匆忙,在现场的 Taylor Zhang 告诉我参与人数较少。上海站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相对更充分些,我们之前就举办了一场 读书会,并且 提前一个月进行预热。活动场地也安排在了我家对面的 Neutrino Shanghai,这个地方最近活动不断,可谓“谈笑有鸿儒”了。并且我还拜托了同事安排 14 号在上海也举办 Talks at Google,可惜的是后来日程有变,未能成立。

上海站的记录 Note from Shanghai Site

身为一个世界公民,我并没有要说自由派或保守派哪一个更好,但绝对乐见这个当代世界存在一种新的派🍕,并且试着去思考、理解、探究它的可行性。

—— 法学、经济学与区块链的最潮交会 — 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提案入门 [含阅读清单]

激进市场有着右派的外壳,左派的灵魂3。书中的许多观点都是简化的模型和思想实验,在现实世界上似乎会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所以 Rxchange 希望联合各界人士一起探讨书中所提到的各项原则与想法,不预设立场,去探索扩展市场的可能。

上海站的议程分为下面四个部分:

  • Introducing Radical Markets, Richard Xu
  • RadicalxChange Introduction, Jennifer Morone
  • Blockchain as Public Good, Minako Kojima
  • Future of Encryption, Data, New Form of Labor, Suji Yan

其中我的 Slide 是当天中午做的,主要介绍 Radical Markets 的思想最近在区块链上的一些实践,东拼西凑了点东西,无足轻重,这里略过。下面着重介绍其他三位嘉宾的分享。

Introducing Radical Markets, Richard Xu

首先上场的正在南加州大学读经济学博士的 Richard Xu,他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视角,带给了我们对本书的解读,短短 10 页的 Slide 包含了非常多的信息,对于初次了解本书的读者也是一份不错的导读。

词源

首先 Richard 向我们介绍了作者为什么使用 Radical 这个富有争议的单词:

  • 词源学:追溯到事务的根本
  • 政治学:偏好社会制度的重大变革

(这个好像顺便也回答了 为什么 Williams 之前翻译的时候选择了“基进市场”

因此,“激进市场”的含义就是:追溯市场提升经济效率的根本原因,并在此基础上用更激进的理念,用一些重大的变革,来进一步改善市场在提升经济效率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接下来,Richard 介绍激进市场的实例,即书中所包含的五个章节,或者用 Richard 的话说,五个市场,他们即是 …

实例 Examples

Ch 1 资产即垄断 Property is Monopoly

商品服务市场:公有制自评税(a.k.a. 哈伯格税,a.k.a. 断舍离促进税)。

在书籍的开始,作者就给与我们当头一棒。公有制自评税应该是整本书中最天马行空、最离经叛道的一个章节了。关于这一张网上讨论的内容也最丰富,官网有第一章节 50 页的 样章,或者也可以参考两位作者在 17 年发表的论文4

《激进市场》的第一章就否定财产私有制 —— 而我们都知道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一切自由和民主的基石。共产主义者才会以消灭私有制,摧毁自由市场作为目标。但是作者告诉我们,为了解决我们现实中的问题,私有制与财产权需要经历一次重生。

市场似乎无法解决下面的问题:如何把生产资料交到最需要它、最能够发挥它的价值的人手中?公有制自评税是这么回答的。

  • 商品拥有者汇报自我评估的商品价值。
  • 商品根据其被汇报的价值和周转率征税。
  • 商品通过频繁拍被授予估价更高者。

通过否定了私有制,我们似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窗户,但是想要实践公有制自评税却也是困难最多的。除却现实交易中纷繁复杂的各种条件和场景,即使是在虚拟空间,想要应用公有制自评税事实上都存在着诸多困难5,目前看起来橙皮书的广告牌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场景。

Ch 2 激进民主 Radical Democracy

政策市场: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 QV)。

  • 每年可以获得固定数量的积分。
  • 投票需花费投票数的平方的积分。
  • 未使用的积分能够累积至下一年。

QV 应该是目前得以应用最为广泛的一项提案了,从 Gitcoin 的捐款配额,到总统杯黑客松的投票,到科罗拉多州众议院使用 QV 表决政府预算优先顺序。但是 QV 也面临着许多严峻的挑战,其中就包括 KYC、共谋和贿选,如果说 KYC 还有办法解决的话,后者目前看起来就注定了 QV 只能在一些受限的环境中使用了。

Ch 3 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团结起来 Uniting the World’s Workers

劳动力市场:个人担保签证项目(Visas Between Individuals Program, VIP)。

  • 向由公民个人(而非公司)担保的外国工人发放签证。
  • 公民赚取外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与向其支付的工资之间额差额。
  • 公民必须同时承担可能的损失。

Rather than making them, or talking about putting up a fence, why don’t we work out some recognition of our mutual problems. Make it possible for them to come here legally with a work permit and then while they’re working and earning here, they pay taxes here. And when they want to go back they go back. And open the borders both ways by understanding their problems.
—— Reagan on Mexico Border 1980 – No Wall!

阿桑奇在《密码朋克》中提到的最后一个自由就是迁徙的自由,然而实际上现实生活中这一自由很大程度上约等于财富、名望等 Capical。我自己被迫出来做 Startup 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迟迟拿不到美帝的工作签证。看南京西路上美国大使馆门口长长的队列就知道这套系统的效率有多么低,然而伴随着政策的风险,事实上各国政府都选择“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态度来发放签证,特别是工作签证。

而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案例,莫过于今年的 RSA 会议上,Adi Shamir,2002 年的图灵奖得主,RSA 的 S 被美拒绝入境了6。体育选手则可能因为签证问题而使得多年的训练付诸东流7,科学家可能因为签证而错失思想碰撞的机会,种种诸如此类的摩擦,产生的隐形损失无法估算。

个人担保签证项目给我们提供了 Plan B,一个经由自由市场调节的工作签证的发放方案,如果说之前的例子还不够清晰,那么这则提案完全是左派的做法。

Ch 4 肢解资本垄断大章鱼 Dismembering the Octopus

资本市场:多元化投资 1% 股份限额。

  • 大规模基金实际控制同一行业的多家公司,可能导致企业间合谋串通。
  • 如果基金在同一行业多元化投资,他们所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 1%。
  • 基金扔被允许持有某一行业的仅一家公司的大量股份,或进行跨行业多元化投资。

这里 Richard 举了最近发生的头腾大战的例子,并提及了直播行业,腾讯实际已经控股了斗鱼和虎牙量大公司,并且处处打压西瓜直播,禁止西瓜视频直播《王者荣耀》的相关内容,并且胜诉。这一禁令对整个游戏直播行业具有示范意义,明确了直播平台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不能进行相关游戏的直播业务。而造成诸如此类的不正当竞争的根源还是在于垄断。

Ch 5 数据即劳动 Data as Labor

数据市场:有偿询问数据的权利。

  • 互联网公司正在免费从用户处获取低质量的数据。
  • 允许他们有偿向用户询问数据能够提高数据质量。

数据市场实际上是我们最为关心的一个方面,Richard 这里回想起了自己以前使用人人网,经常被询问要求自己标注照片里的人是谁的经历,实际上如果人人网愿意为这一行为支付一点的报酬,那么平台和用户双方都能够因此获得好处。

本质与展望 Essentials && Future

介绍完“激进市场”的实例之后,Richard 开始回顾开始提到回到最初的问题,探讨“激进市场”的本质。Richard 认为,“激进市场”的本质可以追溯到“福利经济学基本定理”(Fundamental theorems of welfare economics)

The first theorem is often taken to be an analytical confirmation of Adam Smith’s “invisible hand” hypothesis, namely that competitive markets tend toward an efficient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 Wikipedia, Fundamental theorems of welfare economics

Richard 这里给我们高度概括了福利定理:

  • 第一福利定理:在一定前提下,次优结果即为最优结果。
  • 第二福利定理:在一定前提下,最优结果可以在次优情景下达成。

这里的次优结果指的是去中心化的自由市场即 竞争均衡(Competitive Equilibrium)
最优结果指的是依靠一个中心化的全知全能的社会规划者以达到 帕雷托最优(Pareto Efficiency)

而这需要一个很强的前提(Premise),既市场不存在摩擦(Frictions),就如同牛顿定律要求不存在外力一样。而这里的摩擦包括:

  • 市场势力(Market Power),例如各类垄断寡头,我把价格抬高你还不得不买。
  • 外部性(Externalities),例如污染(负相关)和教育(正相关)。
  • 信息不对称(Information Asymmetry),例如柠檬市场,二手车市场,etcs。
  • 扭曲的激励(Distorted Incentive),例如 子路受牛,拼多多里的各类羊毛党。
  • 不确定性与风险(Uncertainty and Risk)
  • 预算约束(Budget Constraint),例如有总资金限制下的博弈问题,参见(JAG Spring Contest 2015)庄家优势。以及《我不是药神》

而“激进市场”的本质则在于 创造性的设计机制以在次优情景下达到最优结果

这里我们看待前面的几个例子,发现他们无不是希望通过机制设计来消除一些交易摩擦所带来的影响。断舍离促进税针对的是信息不对称,类似博弈论里的公平 分蛋糕 方案。平方投票与多元化投资处理市场势力。数据市场和个人担保签证用来改进扭曲的激励。

这里 Richard 还补充了一些过去的属于“激进市场”,但是现在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一些例子,分别是 科斯定理VCG 机制

在 Slide 的最后一页,Richard 还对“激进市场”进行了一些有趣的展望。

  • 离开道德与法律的舒适区
  • 科技突破的角色
  • 隐藏的矛盾:去中心化的市场上的中心化

离开道德与法律的舒适区

第一点很好理解,这里 Richard 这里特别举了 2012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 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 所设计 肾脏市场 进行举例。相关法案禁止人体器官的买卖,但是在肾脏市场,你捐献了人体器官之后之后你的亲人在需要时就可以获得优先匹配,获取了一定程度的特权。换句话说就是,志工换长照。

科技突破的角色

第二点关于科技突破的角色,举了一个例子,导致房价降价的原因,最后可能是因为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的发展。

隐藏的矛盾:去中心化的市场上的中心化

Richard 这里提到,会不会去中心化市场上产生了新的中心化。例如中心化交易所,算力市场中的矿池,包括最近发生的扣块(Holding Block)攻击。

QA 环节

Q:现在的状态可能已经是次优中理想的样子,例如断舍离促进税,最后可能会产生一个报税市场替所有人报税,从而被抹平到现在的样子。
A: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些可能是一些需要更进一步探索的领域。

RadicalxChange Introduction, Jennifer Morone

接下来分享的是 Jennifer Lyn Morone,她是一名艺术家与设计师,目前担任 RadicalxChange 基金会的 CEO。她的艺术作品结合了科技、经济、政治等方面丰富的人类经验,以道德和伦理问题为特色,并着眼于探索创造社会正义和公平分配的方法。

Jennifer 向我们介绍 《激进市场》简中版 将由机械工业出版社于 7 月 30 日出版。作者微软首席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兼 RadicalxChange 创始人Glen Weyl 和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 Eric Posner 在书中向我们揭示了当今社会包括贫富差距在内的诸多问题,并且提出了根本性的变革方案。他们向我们展示了优化的市场设计如何能够解放市场力量,重新唤醒沉睡在十九世纪亨利·乔治时代的自由改革精神,并带来更大的平等、繁荣与合作。

RadicalxChange 是一个由社会活动家、艺术家、企业家和学者发起的非盈利组织。它致力于倡导竞争、自由、开放的市场机制,以减少社会不平等,修复社会分裂与分歧,从而带来广泛共享的公平、繁荣与合作。旨在建立一个支持社区和平等而不是破坏它们的自由社会。

方法
– 通过发展实践更公平、更有效的组织形式的思想、社区和组织,从而从内部取代资本主义。
– 通过建立更好的机构来挑战基本的继承机构
– 提高公众对机制设计中新思想解放潜在的认识
– 从底层向上发展我们的愿景,在现有机构中共存和工作,并建立有益于人和社区的公共商品的提供者

核心价值
– 开放性:RadicalxChange 是开放的。 它旨在促进在有思想的话语环境中自由交换思想。
– 平等主义:RadicalxChange 的许多想法都被一种信念所激发,即高度集中的财富不是自然的或有效的,而更真实竞争的市场体系将导致更广泛的财富分配。
– 尊严:每个人的生活状况(财务或其他方面)本身就是一种商品。我们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够反映和表达这一点。
– 社会创新:在 RadicalxChange,我们接受推翻陈旧类别和假设的挑战! 我们相信,深思熟虑和协作的创新可以帮助建立更好的社会机构。

治理原则
– 多元化:为了建立一个真正基础广泛和有效的社区,我们包括广泛的社会利益、政治背景、身份群体和职业专长的见解和观点。 RadicalxChange 各级领导都努力积极地将人员纳入他们的职权范围,并在所有这些方面与他们不同,但他们拥有共同使命。

  • 权力下放:RadicalxChange 基本上是反权威的,并试图成为它希望推动的变革。 RadicalxChange 各级领导努力尽可能地向外推动决策权,承认他们作为领导者持有的实质性非正式权力,主要是尽可能包括和吸引社区成员,而不是聚集决策权。他们自己动手。

  • 责任:RadicalxChange 领导者的选择是因为他们在各自职责范围内的专业知识,并负责确保参与,质量决策,外部公平代表他们的领域以及内部参与和治理与其他 RadicalxChange 原则的一致性。

  • 社会正义使命:RadicalxChange 主要致力于实现其社会正义使命,而不是实现任何成员的私人目标。RadicalxChange 不应该成为任何个人被排斥社区的个人致富的来源。

  • 尊重:RadicalxChange 社区成员将对方视为认知平等和社会平等,并应致力于对社区中每个成员带来的知识和个人观点有同理心。

Future of Encryption, Data, New Form of Labor, Suji Yan

这篇分享里,Suji 单独把“激进市场”的第五章 highlight 了出来。

Imagine a world in which your personal data, currently hoovered up by tech companies and repurposed for their profit, were honored as your dignified work and compensated as such. Rather than the growing prowess of digital systems being seen a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that would replace our jobs, it would be seen as a new source of well-paying jobs and income supplements. Rather than being treated like passive consumers of the entertainments dished out to us by digital platforms, we would be honored as the suppliers of the data that make the digital economy work. Rather than all the value of the digital economy flowing to wealthy nerds in cosmopolitan cities, the fruits of digital technology would be shared broadly among citizens.
—— Radical Markets, Ch5, Data as Labor

Suji 从历史的角度,回顾了美国历史上一些垄断行业的发展,石油,钢铁,铁路,银行8,并预言了 Data as Labor 的趋势。并指出大公司是如何通过数据进行广告和信贷来收割个人的。而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广义上的加密,Own your data,通过煽动数据劳工团结起来,形成一股力量进行罢工,从而跟大公司进行谈判,最终达成和解。

过去的尝试

逃避主义 —— JoJo 我不做人了

离开现有的不安全的平台、社交生活倒退 n 年,用各种 Geek 的工具,这样就可以保证隐私、安全、数据权益。

但这种方法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这种方案不具有 Scalability,正如同李彦宏所指出的那样,人们愿意放弃一部分隐私而换取便利。而这些 Geek 工具普遍门槛较高,从来没有一款可以达到百万 DAU 和持续增长。

其次,使用这些工具难免会被既得利益者“打红抹黑”进行污名化,也就是“暗网 = 丝绸之路”的情况,而这些工具就会有沦为《返校》里张老师的书单的危险。

屠龙勇者

而第二种故事就是类似 Telegram 等项目目前正在做的事。但是面临的风险是会不会陷入我之前所提及的资本诅咒,而让屠龙勇士蜕化为新的龙。而 ICO 项目本身很理想主义,但是会面临极大的治理困难。

加密的未来

Suji 这里给我们指出了一种新的方案,就是使用加密工具。通过加密保护数据,通过保护数据来保护劳动,通过保护劳动来保护经济。这里 Suji 进一步用互联网进行类比,并举了 WhatsApp 和 Netscape 作为例子。互联网没有改变 ISP 的垄断地位,但是他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同样区块链、Web 3 很可能也没有办法改变中心化互联网巨头的垄断地位,但是能够使用户的“劳动”、“资产”和“权益”得到保障。最后提到了自己团队关于这方面的一些实践,既 MaskBook —— Your mask on Facebook。

QA 环节

QA 环节依然十分精彩。

Facebook 的反扑

Richard Xu:刚才提到网景和 Microsoft,但是实际上 Microsoft 把网景打败就是因为 Microsoft 把 IE 捆绑在 Windows 系统当中。实际上类似的事情,是不是也会发生在 Facebook 和 Maskbook 上,巨头并不害怕这种行为,Facebook 可以推出一个类似的小众功能,然后利用 Facebook 的流量来反扑。

Suji Yan:实际上你从一家商业公司的角度来看待网景,实际上他已经死了9,他卖给了 AOL,以一个很屈辱的价格。但是你从一个产品,一个开源基金会,一个更加 Spiritual 的角都上来看,他在 2001 年就已经赢了 —— 我送掉 200 亿美元的市值,微软送爆 10000 亿美元的未来。因为里面有很多爆炸的事情,导致比尔盖茨自己退下来了。然后他很多决策都是,乱做的。很多人不一定信,但是了解这一段开源软件的历史的人,都会认为,网景送了一条 200 亿美元的命,换来了,微软爆炸。所以这件事情是非常 Radical 的,这不取决于我们,而取决于 Facebook 去怎么应对。

Facebook Ban Their Users

Minako Kojima:What happened if Facebook ban their users? You know, they ban their users all the time.

Suji Yan:实际上你从一家商业公司的角度来看待网景,实际上他已经死了9,他卖给了 AOL,以一个很屈辱的价格。但是你从一个产品,一个开源基金会,一个更加 Spiritual 的角都上来看,他在 2001 年就已经赢了 —— 我送掉 200 亿美元的市值,微软送爆 10000 亿美元的未来。因为里面有很多爆炸的事情,导致比尔盖茨自己退下来了。然后他很多决策都是,乱做的。很多人不一定信,但是了解这一段开源软件的历史的人,都会认为,网景送了一条 200 亿美元的命,换来了,微软爆炸。所以这件事情是非常 Radical 的,这不取决于我们,而取决于 Facebook 去怎么应对。

一键获取共产主义者名单

Minako Kojima:又是我,突然想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年初的时候有三家公司做了他们自己的社交软件去对抗微信,有趣的事情呢是抖音她实际上是可以扒你微信上的朋友关系的。她的方法付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她实际上先拿到了部分用户的关系网,然后通过一些图论算法还原出整个网络。Maskbook 里的用户实际上是可以看到其他人的 Private Key 的么,那我实际上只要突破这些节点,收买他们就可以摧毁这个网络。

Suji Yan:你这个叫做一键获取共产主义者名单,把左派全部一键获得。这个是这样的,如果你从人本恶的角度来说,Everyone has a Price,你只要给他的足够的钱就可以收买,但是过去的情况下,是一定有一个中心化的节点知道所有的名单的,但是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只写私钥是端到端加密的,你需要收买很多节点才可以得到所有的名单。

Minako Kojima:Facebook 就会有议价权,来利用囚徒困境来收买公会中的变节分子,这个对于这个公会里其他成员不是会有很多大的伤害。

Suji Yan:理论上,真正的卡内基劳工厂也是这么被灭掉的,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他把钢铁行业变成一个极低利润的 Utility 行业。那以后我们创业者就不用做社交网络了。当 Facebook 开始要用到这样的手段的时候,他作为一家技术广告推荐算法主导的公司,就已经死了。

Some Random Thought 一些想法

上周四我在台北参加了 Cypherpunks Taiwan (6),在 AMA 环节,我质问 Charlie Lee,为什么你们在昨天的 Asia Blockchain Submit 都同时认为 Ethereum 不好,得到的答案如下:

Charlie:
– The DAO hard fork shows us, how centralized the system is.
– We don’t need a decentralized smart contract platform. Libra will be the answer.

Samson:
– All smart Contracts have backdoors.
– Question about DAOs, you don’t need a decentralized country.

但是显然上面提到的这几个原因,都不能够令我信服。

先讨论 Charlie 的两个观点。首先我认为硬分叉是公链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比特币也经历过数次硬分叉吧?而 The DAO hard 发生在 Ethereum 的 Baby 阶段,后来发生过资金更大的事件,Parity Multi-Signature Hack,Parity Foundation 虽然受到了巨大打击,但是依然顽强的坚持了下来,即便在 Vitalik 的支持之下,也没有发生一次新的分叉。至于后者,看起来我们需要一个弹性共识的区块链系统,作为一名智能合约开发者,我相信弹性共识可以在 Layer2 层去构建,Libra 固然十分重要,但是以太坊作为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平台,依然会有她不可替代的一面,这点只要看现在以太坊上繁荣的 DeFi 生态就可见一斑,比特币的生态上看起来就远没有那么繁荣。

至于 Samson 的两个观点,首先合约的升级接口只是一个临时脚手架,例如在 EOS 中,合约可以选择把账号授权给黑洞地址而实现永久冻结。最后一点,围绕 DAOs 已经产生了许多非常重要的项目,例如提供随机数种子的 Random DAO,提供身份验证的 Humanity DAO,提供链上治理的 Moloch DAO,当然其中最重要的还有提供稳定币服务的 Maker DAO

Ethereum 上给我们提供了实验一些新想法的一片试验田,这其中就包括“激进市场”。这也是为什么 Vitalik 对这一主题如此兴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