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市場上海星會記錄

幕後 Behind the Scene

本篇旨在對 Shanghai Site 做一個總結,順便也將 交接棒 傳遞給 Taipei Site 的 YahsinChihcheng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第一次了解到這個概念,是通過 Vitalik 去年在 Blog 里的那篇文章1,後來在去年的萬向區塊鏈峰會上,Vitalik 再次提及了這一組概念。很快我們看到 arxiv 上出現了一篇長達 40 多頁論文 ——「自由激進主義:社區中立社會的正式規則」Liberal Radicalism: Formal Rules for a Society Neutral among Communities2,緊接著到了年底,Gitcoin 團隊上線了 Grants,用論文中所提到的 CLR 機制來處理配額,之後寶博也寫了 一篇流傳廣泛的介紹,並提供了一份閱讀清單。

本次來到中國是 Rxchange Markets 的 CEO,Jennifer Morone,整個中國之行預計將會包含北京,上海,香港,杭州和台北。北京站恰好在我們前一天,但是可能得知消息比較晚,準備的時間比較匆忙,在現場的 Taylor Zhang 告訴我參與人數較少。上海站留給我們的準備時間相對更充分些,我們之前就舉辦了一場 讀書會,並且 提前一個月進行預熱。活動場地也安排在了我家對面的 Neutrino Shanghai,這個地方最近活動不斷,可謂「談笑有鴻儒」了。並且我還拜託了同事安排 14 號在上海也舉辦 Talks at Google,可惜的是後來日程有變,未能成立。

上海站的記錄 Note from Shanghai Site

身為一個世界公民,我並沒有要說自由派或保守派哪一個更好,但絕對樂見這個當代世界存在一種新的派🍕,並且試著去思考、理解、探究它的可行性。

—— 法學、經濟學與區塊鏈的最潮交會 — 激進市場(Radical Markets)提案入門 [含閱讀清單]

激進市場有著右派的外殼,左派的靈魂3。書中的許多觀點都是簡化的模型和思想實驗,在現實世界上似乎會遇到難以想像的困難,所以 Rxchange 希望聯合各界人士一起探討書中所提到的各項原則與想法,不預設立場,去探索擴展市場的可能。

上海站的議程分為下面四個部分:

  • Introducing Radical Markets, Richard Xu
  • RadicalxChange Introduction, Jennifer Morone
  • Blockchain as Public Good, Minako Kojima
  • Future of Encryption, Data, New Form of Labor, Suji Yan

其中我的 Slide 是當天中午做的,主要介紹 Radical Markets 的思想最近在區塊鏈上的一些實踐,東拼西湊了點東西,無足輕重,這裡略過。下面著重介紹其他三位嘉賓的分享。

Introducing Radical Markets, Richard Xu

首先上場的正在南加州大學讀經濟學博士的 Richard Xu,他從一個經濟學家的視角,帶給了我們對本書的解讀,短短 10 頁的 Slide 包含了非常多的信息,對於初次了解本書的讀者也是一份不錯的導讀。

詞源

首先 Richard 向我們介紹了作者為什麼使用 Radical 這個富有爭議的單詞:

  • 詞源學:追溯到事務的根本
  • 政治學:偏好社會制度的重大變革

(這個好像順便也回答了 為什麼 Williams 之前翻譯的時候選擇了「基進市場」

因此,「激進市場」的含義就是:追溯市場提升經濟效率的根本原因,並在此基礎上用更激進的理念,用一些重大的變革,來進一步改善市場在提升經濟效率方面所發揮的作用

接下來,Richard 介紹激進市場的實例,即書中所包含的五個章節,或者用 Richard 的話說,五個市場,他們即是 …

實例 Examples

Ch 1 資產即壟斷 Property is Monopoly

商品服務市場:公有制自評稅(a.k.a. 哈伯格稅,a.k.a. 斷舍離促進稅)。

在書籍的開始,作者就給與我們當頭一棒。公有制自評稅應該是整本書中最天馬行空、最離經叛道的一個章節了。關於這一張網上討論的內容也最豐富,官網有第一章節 50 頁的 樣章,或者也可以參考兩位作者在 17 年發表的論文4

《激進市場》的第一章就否定財產私有制 —— 而我們都知道保護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是一切自由和民主的基石。共產主義者才會以消滅私有制,摧毀自由市場作為目標。但是作者告訴我們,為了解決我們現實中的問題,私有制與財產權需要經歷一次重生。

市場似乎無法解決下面的問題:如何把生產資料交到最需要它、最能夠發揮它的價值的人手中?公有制自評稅是這麼回答的。

  • 商品擁有者彙報自我評估的商品價值。
  • 商品根據其被彙報的價值和周轉率徵稅。
  • 商品通過頻繁拍被授予估價更高者。

通過否定了私有制,我們似乎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窗戶,但是想要實踐公有制自評稅卻也是困難最多的。除卻現實交易中紛繁複雜的各種條件和場景,即使是在虛擬空間,想要應用公有制自評稅事實上都存在著諸多困難5,目前看起來橙皮書的廣告牌還算是一個不錯的場景。

Ch 2 激進民主 Radical Democracy

政策市場: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 QV)。

  • 每年可以獲得固定數量的積分。
  • 投票需花費投票數的平方的積分。
  • 未使用的積分能夠累積至下一年。

QV 應該是目前得以應用最為廣泛的一項提案了,從 Gitcoin 的捐款配額,到總統杯黑客松的投票,到科羅拉多州眾議院使用 QV 表決政府預算優先順序。但是 QV 也面臨著許多嚴峻的挑戰,其中就包括 KYC、共謀和賄選,如果說 KYC 還有辦法解決的話,後者目前看起來就註定了 QV 只能在一些受限的環境中使用了。

Ch 3 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團結起來 Uniting the World』s Workers

勞動力市場:個人擔保簽證項目(Visas Between Individuals Program, VIP)。

  • 向由公民個人(而非公司)擔保的外國工人發放簽證。
  • 公民賺取外國工人所創造的價值與向其支付的工資之間額差額。
  • 公民必須同時承擔可能的損失。

Rather than making them, or talking about putting up a fence, why don』t we work out some recognition of our mutual problems. Make it possible for them to come here legally with a work permit and then while they』re working and earning here, they pay taxes here. And when they want to go back they go back. And open the borders both ways by understanding their problems.
—— Reagan on Mexico Border 1980 – No Wall!

阿桑奇在《密碼朋克》中提到的最後一個自由就是遷徙的自由,然而實際上現實生活中這一自由很大程度上約等於財富、名望等 Capical。我自己被迫出來做 Startup 的直接原因就是因為遲遲拿不到美帝的工作簽證。看南京西路上美國大使館門口長長的隊列就知道這套系統的效率有多麼低,然而伴隨著政策的風險,事實上各國政府都選擇「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個」的態度來發放簽證,特別是工作簽證。

而其中最為臭名昭著的案例,莫過於今年的 RSA 會議上,Adi Shamir,2002 年的圖靈獎得主,RSA 的 S 被美拒絕入境了6。體育選手則可能因為簽證問題而使得多年的訓練付諸東流7,科學家可能因為簽證而錯失思想碰撞的機會,種種諸如此類的摩擦,產生的隱形損失無法估算。

個人擔保簽證項目給我們提供了 Plan B,一個經由自由市場調節的工作簽證的發放方案,如果說之前的例子還不夠清晰,那麼這則提案完全是左派的做法。

Ch 4 肢解資本壟斷大章魚 Dismembering the Octopus

資本市場:多元化投資 1% 股份限額。

  • 大規模基金實際控制同一行業的多家公司,可能導致企業間合謀串通。
  • 如果基金在同一行業多元化投資,他們所持有的股份不得超過 1%。
  • 基金扔被允許持有某一行業的僅一家公司的大量股份,或進行跨行業多元化投資。

這裡 Richard 舉了最近發生的頭騰大戰的例子,並提及了直播行業,騰訊實際已經控股了鬥魚和虎牙量大公司,並且處處打壓西瓜直播,禁止西瓜視頻直播《王者榮耀》的相關內容,並且勝訴。這一禁令對整個遊戲直播行業具有示範意義,明確了直播平台在沒有獲得授權的情況下,不能進行相關遊戲的直播業務。而造成諸如此類的不正當競爭的根源還是在於壟斷。

Ch 5 數據即勞動 Data as Labor

數據市場:有償詢問數據的權利。

  • 互聯網公司正在免費從用戶處獲取低質量的數據。
  • 允許他們有償向用戶詢問數據能夠提高數據質量。

數據市場實際上是我們最為關心的一個方面,Richard 這裡回想起了自己以前使用人人網,經常被詢問要求自己標註照片里的人是誰的經歷,實際上如果人人網願意為這一行為支付一點的報酬,那麼平台和用戶雙方都能夠因此獲得好處。

本質與展望 Essentials && Future

介紹完「激進市場」的實例之後,Richard 開始回顧開始提到回到最初的問題,探討「激進市場」的本質。Richard 認為,「激進市場」的本質可以追溯到「福利經濟學基本定理」(Fundamental theorems of welfare economics)

The first theorem is often taken to be an analytical confirmation of Adam Smith’s “invisible hand” hypothesis, namely that competitive markets tend toward an efficient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 Wikipedia, Fundamental theorems of welfare economics

Richard 這裡給我們高度概括了福利定理:

  • 第一福利定理:在一定前提下,次優結果即為最優結果。
  • 第二福利定理:在一定前提下,最優結果可以在次優情景下達成。

這裡的次優結果指的是去中心化的自由市場即 競爭均衡(Competitive Equilibrium)
最優結果指的是依靠一個中心化的全知全能的社會規劃者以達到 帕雷托最優(Pareto Efficiency)

而這需要一個很強的前提(Premise),既市場不存在摩擦(Frictions),就如同牛頓定律要求不存在外力一樣。而這裡的摩擦包括:

  • 市場勢力(Market Power),例如各類壟斷寡頭,我把價格抬高你還不得不買。
  • 外部性(Externalities),例如污染(負相關)和教育(正相關)。
  • 信息不對稱(Information Asymmetry),例如檸檬市場,二手車市場,etcs。
  • 扭曲的激勵(Distorted Incentive),例如 子路受牛,拼多多里的各類羊毛黨。
  • 不確定性與風險(Uncertainty and Risk)
  • 預算約束(Budget Constraint),例如有總資金限制下的博弈問題,參見(JAG Spring Contest 2015)莊家優勢。以及《我不是葯神》

而「激進市場」的本質則在於 創造性的設計機制以在次優情景下達到最優結果

這裡我們看待前面的幾個例子,發現他們無不是希望通過機制設計來消除一些交易摩擦所帶來的影響。斷舍離促進稅針對的是信息不對稱,類似博弈論里的公平 分蛋糕 方案。平方投票與多元化投資處理市場勢力。數據市場和個人擔保簽證用來改進扭曲的激勵。

這裡 Richard 還補充了一些過去的屬於「激進市場」,但是現在已經被大多數人接受的一些例子,分別是 科斯定理VCG 機制

在 Slide 的最後一頁,Richard 還對「激進市場」進行了一些有趣的展望。

  • 離開道德與法律的舒適區
  • 科技突破的角色
  • 隱藏的矛盾:去中心化的市場上的中心化

離開道德與法律的舒適區

第一點很好理解,這裡 Richard 這裡特別舉了 2012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 埃爾文·羅斯(Alvin Roth) 所設計 腎臟市場 進行舉例。相關法案禁止人體器官的買賣,但是在腎臟市場,你捐獻了人體器官之後之後你的親人在需要時就可以獲得優先匹配,獲取了一定程度的特權。換句話說就是,志工換長照。

科技突破的角色

第二點關於科技突破的角色,舉了一個例子,導致房價降價的原因,最後可能是因為在線教育和遠程辦公的發展。

隱藏的矛盾:去中心化的市場上的中心化

Richard 這裡提到,會不會去中心化市場上產生了新的中心化。例如中心化交易所,算力市場中的礦池,包括最近發生的扣塊(Holding Block)攻擊。

QA 環節

Q:現在的狀態可能已經是次優中理想的樣子,例如斷舍離促進稅,最後可能會產生一個報稅市場替所有人報稅,從而被抹平到現在的樣子。
A:其實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這些可能是一些需要更進一步探索的領域。

RadicalxChange Introduction, Jennifer Morone

接下來分享的是 Jennifer Lyn Morone,她是一名藝術家與設計師,目前擔任 RadicalxChange 基金會的 CEO。她的藝術作品結合了科技、經濟、政治等方面豐富的人類經驗,以道德和倫理問題為特色,並著眼於探索創造社會正義和公平分配的方法。

Jennifer 向我們介紹 《激進市場》簡中版 將由機械工業出版社於 7 月 30 日出版。作者微軟首席經濟學家、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兼 RadicalxChange 創始人Glen Weyl 和芝加哥大學法學教授 Eric Posner 在書中向我們揭示了當今社會包括貧富差距在內的諸多問題,並且提出了根本性的變革方案。他們向我們展示了優化的市場設計如何能夠解放市場力量,重新喚醒沉睡在十九世紀亨利·喬治時代的自由改革精神,並帶來更大的平等、繁榮與合作。

RadicalxChange 是一個由社會活動家、藝術家、企業家和學者發起的非盈利組織。它致力於倡導競爭、自由、開放的市場機制,以減少社會不平等,修復社會分裂與分歧,從而帶來廣泛共享的公平、繁榮與合作。旨在建立一個支持社區和平等而不是破壞它們的自由社會。

方法
– 通過發展實踐更公平、更有效的組織形式的思想、社區和組織,從而從內部取代資本主義。
– 通過建立更好的機構來挑戰基本的繼承機構
– 提高公眾對機制設計中新思想解放潛在的認識
– 從底層向上發展我們的願景,在現有機構中共存和工作,並建立有益於人和社區的公共商品的提供者

核心價值
– 開放性:RadicalxChange 是開放的。 它旨在促進在有思想的話語環境中自由交換思想。
– 平等主義:RadicalxChange 的許多想法都被一種信念所激發,即高度集中的財富不是自然的或有效的,而更真實競爭的市場體系將導致更廣泛的財富分配。
– 尊嚴:每個人的生活狀況(財務或其他方面)本身就是一種商品。我們希望我們的工作能夠反映和表達這一點。
– 社會創新:在 RadicalxChange,我們接受推翻陳舊類別和假設的挑戰! 我們相信,深思熟慮和協作的創新可以幫助建立更好的社會機構。

治理原則
– 多元化:為了建立一個真正基礎廣泛和有效的社區,我們包括廣泛的社會利益、政治背景、身份群體和職業專長的見解和觀點。 RadicalxChange 各級領導都努力積極地將人員納入他們的職權範圍,並在所有這些方面與他們不同,但他們擁有共同使命。

  • 權力下放:RadicalxChange 基本上是反權威的,並試圖成為它希望推動的變革。 RadicalxChange 各級領導努力儘可能地向外推動決策權,承認他們作為領導者持有的實質性非正式權力,主要是儘可能包括和吸引社區成員,而不是聚集決策權。他們自己動手。

  • 責任:RadicalxChange 領導者的選擇是因為他們在各自職責範圍內的專業知識,並負責確保參與,質量決策,外部公平代表他們的領域以及內部參與和治理與其他 RadicalxChange 原則的一致性。

  • 社會正義使命:RadicalxChange 主要致力於實現其社會正義使命,而不是實現任何成員的私人目標。RadicalxChange 不應該成為任何個人被排斥社區的個人致富的來源。

  • 尊重:RadicalxChange 社區成員將對方視為認知平等和社會平等,並應致力於對社區中每個成員帶來的知識和個人觀點有同理心。

Future of Encryption, Data, New Form of Labor, Suji Yan

這篇分享里,Suji 單獨把「激進市場」的第五章 highlight 了出來。

Imagine a world in which your personal data, currently hoovered up by tech companies and repurposed for their profit, were honored as your dignified work and compensated as such. Rather than the growing prowess of digital systems being seen a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that would replace our jobs, it would be seen as a new source of well-paying jobs and income supplements. Rather than being treated like passive consumers of the entertainments dished out to us by digital platforms, we would be honored as the suppliers of the data that make the digital economy work. Rather than all the value of the digital economy flowing to wealthy nerds in cosmopolitan cities, the fruits of digital technology would be shared broadly among citizens.
—— Radical Markets, Ch5, Data as Labor

Suji 從歷史的角度,回顧了美國歷史上一些壟斷行業的發展,石油,鋼鐵,鐵路,銀行8,並預言了 Data as Labor 的趨勢。並指出大公司是如何通過數據進行廣告和信貸來收割個人的。而能夠解決這一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廣義上的加密,Own your data,通過煽動數據勞工團結起來,形成一股力量進行罷工,從而跟大公司進行談判,最終達成和解。

過去的嘗試

逃避主義 —— JoJo 我不做人了

離開現有的不安全的平台、社交生活倒退 n 年,用各種 Geek 的工具,這樣就可以保證隱私、安全、數據權益。

但這種方法面臨兩個問題,第一是這種方案不具有 Scalability,正如同李彥宏所指出的那樣,人們願意放棄一部分隱私而換取便利。而這些 Geek 工具普遍門檻較高,從來沒有一款可以達到百萬 DAU 和持續增長。

其次,使用這些工具難免會被既得利益者「打紅抹黑」進行污名化,也就是「暗網 = 絲綢之路」的情況,而這些工具就會有淪為《返校》里張老師的書單的危險。

屠龍勇者

而第二種故事就是類似 Telegram 等項目目前正在做的事。但是面臨的風險是會不會陷入我之前所提及的資本詛咒,而讓屠龍勇士蛻化為新的龍。而 ICO 項目本身很理想主義,但是會面臨極大的治理困難。

加密的未來

Suji 這裡給我們指出了一種新的方案,就是使用加密工具。通過加密保護數據,通過保護數據來保護勞動,通過保護勞動來保護經濟。這裡 Suji 進一步用互聯網進行類比,並舉了 WhatsApp 和 Netscape 作為例子。互聯網沒有改變 ISP 的壟斷地位,但是他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同樣區塊鏈、Web 3 很可能也沒有辦法改變中心化互聯網巨頭的壟斷地位,但是能夠使用戶的「勞動」、「資產」和「權益」得到保障。最後提到了自己團隊關於這方面的一些實踐,既 MaskBook —— Your mask on Facebook。

QA 環節

QA 環節依然十分精彩。

Facebook 的反撲

Richard Xu:剛才提到網景和 Microsoft,但是實際上 Microsoft 把網景打敗就是因為 Microsoft 把 IE 捆綁在 Windows 系統當中。實際上類似的事情,是不是也會發生在 Facebook 和 Maskbook 上,巨頭並不害怕這種行為,Facebook 可以推出一個類似的小眾功能,然後利用 Facebook 的流量來反撲。

Suji Yan:實際上你從一家商業公司的角度來看待網景,實際上他已經死了9,他賣給了 AOL,以一個很屈辱的價格。但是你從一個產品,一個開源基金會,一個更加 Spiritual 的角都上來看,他在 2001 年就已經贏了 —— 我送掉 200 億美元的市值,微軟送爆 10000 億美元的未來。因為裡面有很多爆炸的事情,導致比爾蓋茨自己退下來了。然後他很多決策都是,亂做的。很多人不一定信,但是了解這一段開源軟體的歷史的人,都會認為,網景送了一條 200 億美元的命,換來了,微軟爆炸。所以這件事情是非常 Radical 的,這不取決於我們,而取決於 Facebook 去怎麼應對。

Facebook Ban Their Users

Minako Kojima:What happened if Facebook ban their users? You know, they ban their users all the time.

Suji Yan:實際上你從一家商業公司的角度來看待網景,實際上他已經死了9,他賣給了 AOL,以一個很屈辱的價格。但是你從一個產品,一個開源基金會,一個更加 Spiritual 的角都上來看,他在 2001 年就已經贏了 —— 我送掉 200 億美元的市值,微軟送爆 10000 億美元的未來。因為裡面有很多爆炸的事情,導致比爾蓋茨自己退下來了。然後他很多決策都是,亂做的。很多人不一定信,但是了解這一段開源軟體的歷史的人,都會認為,網景送了一條 200 億美元的命,換來了,微軟爆炸。所以這件事情是非常 Radical 的,這不取決於我們,而取決於 Facebook 去怎麼應對。

一鍵獲取共產主義者名單

Minako Kojima:又是我,突然想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年初的時候有三家公司做了他們自己的社交軟體去對抗微信,有趣的事情呢是抖音她實際上是可以扒你微信上的朋友關係的。她的方法付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她實際上先拿到了部分用戶的關係網,然後通過一些圖論演算法還原出整個網路。Maskbook 里的用戶實際上是可以看到其他人的 Private Key 的么,那我實際上只要突破這些節點,收買他們就可以摧毀這個網路。

Suji Yan:你這個叫做一鍵獲取共產主義者名單,把左派全部一鍵獲得。這個是這樣的,如果你從人本惡的角度來說,Everyone has a Price,你只要給他的足夠的錢就可以收買,但是過去的情況下,是一定有一個中心化的節點知道所有的名單的,但是在去中心化的情況下只寫私鑰是端到端加密的,你需要收買很多節點才可以得到所有的名單。

Minako Kojima:Facebook 就會有議價權,來利用囚徒困境來收買公會中的變節分子,這個對於這個公會裡其他成員不是會有很多大的傷害。

Suji Yan:理論上,真正的卡內基勞工廠也是這麼被滅掉的,但是最後的結果是他把鋼鐵行業變成一個極低利潤的 Utility 行業。那以後我們創業者就不用做社交網路了。當 Facebook 開始要用到這樣的手段的時候,他作為一家技術廣告推薦演算法主導的公司,就已經死了。

Some Random Thought 一些想法

上周四我在台北參加了 Cypherpunks Taiwan (6),在 AMA 環節,我質問 Charlie Lee,為什麼你們在昨天的 Asia Blockchain Submit 都同時認為 Ethereum 不好,得到的答案如下:

Charlie:
– The DAO hard fork shows us, how centralized the system is.
– We don’t need a decentralized smart contract platform. Libra will be the answer.

Samson:
– All smart Contracts have backdoors.
– Question about DAOs, you don’t need a decentralized country.

但是顯然上面提到的這幾個原因,都不能夠令我信服。

先討論 Charlie 的兩個觀點。首先我認為硬分叉是公鏈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比特幣也經歷過數次硬分叉吧?而 The DAO hard 發生在 Ethereum 的 Baby 階段,後來發生過資金更大的事件,Parity Multi-Signature Hack,Parity Foundation 雖然受到了巨大打擊,但是依然頑強的堅持了下來,即便在 Vitalik 的支持之下,也沒有發生一次新的分叉。至於後者,看起來我們需要一個彈性共識的區塊鏈系統,作為一名智能合約開發者,我相信彈性共識可以在 Layer2 層去構建,Libra 固然十分重要,但是以太坊作為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約平台,依然會有她不可替代的一面,這點只要看現在以太坊上繁榮的 DeFi 生態就可見一斑,比特幣的生態上看起來就遠沒有那麼繁榮。

至於 Samson 的兩個觀點,首先合約的升級介面只是一個臨時腳手架,例如在 EOS 中,合約可以選擇把賬號授權給黑洞地址而實現永久凍結。最後一點,圍繞 DAOs 已經產生了許多非常重要的項目,例如提供隨機數種子的 Random DAO,提供身份驗證的 Humanity DAO,提供鏈上治理的 Moloch DAO,當然其中最重要的還有提供穩定幣服務的 Maker DAO

Ethereum 上給我們提供了實驗一些新想法的一片試驗田,這其中就包括「激進市場」。這也是為什麼 Vitalik 對這一主題如此興奮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