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的轉折點

前《南方周末》的記者方可成日前在自己的公眾號 「新聞實驗室」 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文章揭示了百度搜索正在淪為其自家平台 「百家號」 的站內搜索引擎。雖然近年來對於百度各式各樣的吐槽早已屢見不鮮,但由於文章犀利的直指多年以來百度問題的本質,替我們這些平常把百度當作網速檢測工具的人吐露心聲,使得它一經發出,就迅速在我的 timeline 里爆火。又恰逢其時的發生了百度股價大跌和 Bing 被牆的事件,更是讓人們不由自主地把這些事情聯繫在一起。有趣的是,作為官方的回應,百度今天還特別欲蓋彌彰的對搜索結果進行了一些微調

「百度何以墮落如此?我們可以找到一些外部因素。由於近些年來中國互聯網愈演愈烈的分割和封閉趨勢,微信公號、微博、淘寶這些重要的平台都不向百度開放,我們能夠從搜索引擎上找到的東西本來就是殘缺的
但最重要的,還是百度自身飲鴆止渴的商業決策。基本上,百度已經不打算好好做一個搜索引擎了,它只想做一個營銷號平台,把希望來搜索內容的人全都變為自家的流量,然後變現。」
———— 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因為討論過於熱烈,昨天這篇文章還迎來了一篇容易被屏蔽的續篇《百度現象折射中國互聯網:牢籠又是叢林》。續篇討論的範圍也從百度一家公司,進而聯繫到了整個中國互聯網的生態。

這組文章也讓我回想起了很多想法,實際上,在這個時點,苛責百度作為一家商業公司,顯然不是十分要緊。更加緊迫,需要我們思考和面對的問題是,互聯網是如何在不知不覺中,滑向今天的窘境的。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實際上,遇到同樣問題的並不只有百度。梅特卡夫定律告訴我們:網路的價值與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面對割裂的互聯網,梅特卡夫定律正在失效。

營收增長乏力的原因在於,谷歌在PC和移動端基於搜索構建的信息分發壟斷地位,正在受到信息流、短視頻和社交網路等新媒體形態的嚴重挑戰,谷歌在這些業務上幾乎沒有什麼進展。
———— 谷歌的 「中年煩惱」

谷歌的使命一直都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訪問並從中受益。然而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面對破碎和殘缺的數據,谷歌也未必能做得更好。首先各種 Facebook 們的數據對於谷歌的搜索引擎來說,就無異於是一個個巨大的黑洞 —— 儘管偶爾會跑出幾屢光。只要用戶不去主動設置,幾乎所有用戶的信息在外部的搜索引擎中都是不可見的。雖然後來谷歌在 G+ 中開始了奮起直追,甚至一度讓用戶對隱私的管控,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頗為諷刺的是,最後 G+ 還是因為個人隱私上的漏洞,而香消玉殞

「我記得我是學生的時候,就經常和同學談論未來。當我創立了 Facebook 後,我們很高興幫助學生聯繫世界。我們一直相信社交媒體非常重要,其他公司不相信,但我們一直相信,所以,我們現在有了13億用戶。」
———— 馬克·扎克伯格清華演講全程秀中文:我想挑戰自己,10.35

而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大量的用戶生成內容開始聚集在了 app 之中,這些封閉的生態對於谷歌來說大多數也是不可見的。所以就連谷歌這個濃眉大眼的,也無奈的開始 Do the right things,自己做起信息流了

在競爭環境更加惡劣的國內,百度遇到的問題顯然更加嚴峻,而且還要面對的微信這個 "super app"。百家號的出現與其說是飲鴆止渴,倒不如說是斷臂求生的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圍牆花園

互聯網的格局應該是開放,共享,知識和信息是可以輕鬆獲取的 —— 但那只是存在於我們記憶中的 Good old days 了。今天的互聯網早已被幾個 IT 巨頭分割成了格子獨立的幾個生態體系。用戶也從用戶演變成了互聯網巨頭手中的商品。下面我嘗試從用戶、企業和政府三個角度,分析形成今日局面的原因。

用戶

就像是有什麼樣的用戶就會有什麼樣的遊戲,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互聯網會演變成今天的樣子,其根本的原因,當然還是我們這些用戶的選擇。百度 CEO 李彥宏就曾經在公開場合發表過「中國人對隱私問題的態度更加開放,相對來說也沒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就願意這麼做」。雖然此番言論一經發表就被網友錘爆,但是細想一下,這實在只是說了一句大實話 —— 我們不願接受的公開的秘密而已。

便利的「隱私」 —— clear, simple and wrong answer

隱私和便利,恰恰都是用戶選擇使用中心化服務的的原因。事實上早在密碼朋克宣言中,Eric Hughes 就在開篇提到,隱私在一個開放的社會中是必需品(Privacy is necessary for an open society in the electronic age)。但我們不可能苛求每個人都能像斯諾登、阿桑奇甚至羅斯·烏布利希那樣嫻熟的使用各種密碼學工具妥善正確的保護好自己的隱私。信任一個中心化機構來代替我們做這些,顯然是一個更加「聰明」的辦法 —— 畢竟這些公司大部分時候應該只是在匿名的收集我的隱私,畢竟這些公司不小心把我的隱私泄露應該也只是小概率事件?Facebook 和微信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給用戶提供了這種便利的隱私。

For every complex problem there is an answer that is clear, simple, and wrong. 「Build a wall」 is certainly a good example of a ridiculously wrong answer to a very complex problem. 對於隱私來說,構建一堵牆看起來就不失為那個清晰而又簡單的辦法。人們需要私密社交和三天可見,需要有工具來提供這些便利的隱私。微信和 Facebook 恰恰都是提供這些便利的工具。

應該認識到,把自己的隱私數據拱手相讓給這些第三方機構,無異於緣木求魚,絕不是正確的解法。你無法預知自己的隱私會在何時泄漏,又會在何時變成賺錢的工具。

藥物依賴

兩年前,我遇到了兩個拒絕使用微信的人,於是我想到,可以寫一個關於像這樣的人如何駕馭工作和生活的故事。在我抽出時間做這件事之前,這兩人都成了我的微信好友。
———— 想報道中國?微信必不可少

自由軟體之父,Richard Stallman 從 2011 年,就開始不斷的收集抵制 Facebook相關的論據,Stallman 直言不諱的稱用戶使用 Facebook 不如說是被 Facebook 使用(be used by),並且直接稱呼 Facebook 的 User 為 Useds。文章收集的內容可謂包羅萬象,涵蓋了從廣告、審查、隱私再到對民主的傷害甚至對人的心理傷害。「Heavy use of Facebook tends to make some people feel worthless.」,「Reading the feed on Facebook makes many useds feel envy and sadness.」,「Social networks, for lonely people, may only show them how lonely they are.」,「Facebook tends to lead its useds into a sort of trance in which they believe, more or less, whatever comes up in the feed.」...

告別微信一文中,不鳥萬如一也表達過類似的觀點:「微信是對中國社會滲透得無比深入的信息傳播與媒體出版工具,這樣的產品不可能僅僅是一種便利。它塑造著我們的精神。它定義著我們的文化生活。」我敬佩這些捍衛自由,言行一致的人,但對於普通人來說,不去使用這些互聯網公司提供的產品確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特別是當 Facebook 和微信已經深深的紮根在了我的生活的方方面面。

大多數服務我可以在微信上方便的完成,絕大多數人我只能在微信上找到,熟人關係就是這層藥物最致命的成份。就像是我知道使用類似微信這樣封閉的 app,無疑是助長敵人的囂張氣焰,消弱己方有生力量,讓自己成為了割裂互聯網的幫凶。但 Once Wechat, Never back, 在微信提供的便利面前,每每嘗試告別微信,卻都遺憾的以失敗告終。

知情權 V.S. 隱私權

https://www.v2ex.com/t/531025
...

公司

盔甲下的囚徒 —— 股東利益最大化

「我們並非總是如此。曾經,我們戰鬥,痛飲,相戀,就像常人一樣。
但環境的改變迫使我們做出一個艱難的抉擇:轉變我們的存在,或是消亡。
但「生存」和「生活」並不是完全相同的兩個詞語。
現在我們是盔甲下的囚徒,依靠星塵維持生機。
我們必須汲取星塵,汲取能量,否則死亡。。。
我們過往的榮耀何在,領主閣下?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目標為何,榮耀,還是生存?」
———— Endless Legend - Broken Lords Trailer

破碎領主是 A 社三部曲之一的無盡傳奇之中的一個種族。他們具有崇高的理想和使命,但同時也伴隨著一種生俱來的詛咒 —— 只有不斷的吸取其他種族身上的星塵,才可以延續自己的生存。而股東利益最大化看起來正是這種詛咒,無論多麼追求社會道義和操守,企業最終都會從補貼的提供演變為收割 C 端用戶的工具。You can make money without do evil,只是企業還沒有進入生死攸關的時刻。

有些事情我都已忘記,但互聯網還記得

有些事情我都已忘記,但互聯網還記得

挾天子以令諸侯

從 3Q 大戰、吱口令,到近日的 「三英戰呂布」 和封殺抖音,中國的互聯網從來都是充滿了火藥味

從 3Q 大戰、吱口令,到近日的 「三英戰呂布」 和封殺抖音,中國的互聯網從來都是充滿了火藥味

和 3Q 大戰時期相比,今天的騰訊看起來已經成長了許多。但是封殺 telegra.ph阻止抖音使用微信登陸,等行為還是暴露出了其商業軟體的本質。互聯網公司裹挾用戶,惡性競爭,最終受到最大幹擾的還是用戶。

作為商品的用戶

你實際上認識到自己並不是 facebook 的客戶,而是 facebook 的商品(廣告商才是客戶),是理解今日互聯網問題的關鍵一環 ...


https://zhuanlan.zhihu.com/p/23553352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doug-rushkoff-hello-etsy

政府

誰打出第一拳往往不重要,看的可是最後一拳

「You know, there's sort of these two polarizing perspectives, right? Everything is great, the Internet has created all this freedom and liberty, and everything's going to be fantastic. Or everything is terrible, the internet has created all these tools for cracking down and spying, and controlling what we say/ And the things is, both are true, right? The internet has done both, and both are kind of amazing and astonishing and which one will win out in the long run is up to us.」
--—— Aaron Swartz, Jul. 10th, 2012

Aaron Swartz 在生前的最後一次訪談中曾經說過,互聯網創造了今天的自由,但同時也有可能墮落為監控的工具。而最終會演化為哪一種未來,取決於我們如何去使用和塑造她。而一個由少數壟斷巨頭控制的寡頭互聯網,顯然比一個去中心化的,自由開放的,由無數 individual 形成的原教旨互聯網更易於監控和施加影響。所以最後可能互聯網公司們火拚了全場,最後吃雞的是伏地魔!畢竟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像谷歌那樣,不惜錯過移動互聯網的黃金十年,放棄全球增長最大的市場,也要維持自身的獨立。

分與合

MIT 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孕育了多點陣圖靈獎獲得者的地方。Richard Stallman,Tim Berners-Lee 也都曾在這裡展開各自的工作

MIT 計算機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孕育了多點陣圖靈獎獲得者的地方。Richard Stallman,Tim Berners-Lee 都曾在這裡展開各自的工作

In 2018 — almost thirty years after the invention of the World Wide Web — many essential applications on the internet, while being indispensable tools in our lives as economic and social citizens, have turned into vehicles for political control and economic profit. In these essential applications, citizens are no longer subjects, but objects.
———— PublicSpaces Manifesto

當然,今天互聯網面臨的問題還不僅局限於此 ...

Tim Berners-Lee 在提及互聯網所面臨的挑戰時,就提到隱私,假新聞和不透明的政治宣傳(當然,最後面這個主要是在美國語境下才有)。

有多少監控就有多少加密。當「連接」變成世界上的普遍常態,那麼「分離」就將成為價值最高的東西。張首晟教授曾說,區塊鏈技術是互聯網世界新的分合轉折點。而除了區塊鏈之外,此刻, 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組織和個人,在朝著建立更加開放、民主的互聯網而努力。

  • 由 Richard Stallman 創立的 GNU 項目正致力於開發一個數字化支付系統的替代品 Taler,它不直接基於區塊鏈亦或是比特幣,不使用 Proof-of-Work 等共識演算法。它基於密碼學,使用 Blind Signatures,在情況允許的情況下。Taler 甚至可以承載你手中的比特幣,使得他們可以完成即時支付。Taler 計劃預計 2019 年發布可以運行的版本。
  • 開源分散式社交網路伺服器軟體,Mastodon 剛剛發布了她的 v2.7.0 穩定版本。她的用戶界面類似於 Twitter,但不同於 Twitter 的是,Mastodon 由多個彼此獨立運作的伺服器組成。這些 Mastodon 的營運的數據節點又被稱為 「實例(Instance)」。她們保持合作互通但又不互相依賴。Mastodon 的全部部件均由 GNU Social 等自由軟體組成。
  • 由一些谷歌工程師發起,聯合了 Facebook,微軟,Twitter 多個科技巨頭的 Data Transfer Project,正在試圖讓用戶可以把自己的數據打包,在不同服務提供商之間轉移。
  • 萬維網的發明人,Tim Berners-Lee 正在麻省理工學院休假,創立了一家叫做 Inrupt 的公司,來實現自己心目中互聯網原本的樣子。Not only for documents, but also as a part of a big web-wide computer。Tim Berners-Lee 認為互聯網不僅應該是一個 free, open, creative space — for everyone publish 的平台,更應該是一個開放協作的平台。而要做到這一點,互聯網必須是可寫的(The Read/Write Web),在 90 年代 Tim Berners-Lee 最早設計的瀏覽器是包含寫入功能的。今天網站雖然已支持交互和寫入,但用戶卻已經無法決定這些數據的存儲的位置與用途了。這也正是 Solid 誕生的原因。相比於谷歌的 Data Transfer Project,Tim Berners-Lee 更加致力於制定一個普適的 Data Pods 標準,讓用戶的數據得以從互聯網公司提供的服務中獨立出來。
  • ...

「人只能自救!」

在這裡我呼籲大家重新啟用自己的個人 Blog,使用開源的可信賴的加密與通訊軟體(例如 「mastodon」),並開始逐漸的脫離對某些 app 的依賴。畢竟,要建造一座大小合適的城堡,他需要非常多的石頭。他現在手邊有的這些,算是還不錯的開始。
...

———— UPDATE ————
https://gizmodo.com/i-cut-google-out-of-my-life-it-screwed-up-everything-1830565500